叶青:GDP增长6%-6.5%这一目标区间设定有助于真实统计

www.Sunmoney88.com2019-03-05 14:21

3月5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预期目标是6%-6.5%。这一表述,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划了上下限区间,不同于去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5%左右”的定点预期目标表述。

对此,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盘古智库学术委员叶青表示,今年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预期目标重新采用了区间增幅的方法,采用区间目标可以更好地引导预期,更有弹性和可操作性,给年内经济形势变化对增长目标的影响腾出了空间,有利于真实地统计国民经济数据。

以下是叶青撰文主要内容(经搜狐智库编辑):

我最关心政府工作报告中有没有GDP的区间增幅,2019年3月5日上午,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6.5%;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4.5%以内;居民消费价格涨幅3%左右;国际收支基本平衡,进出口稳中提质;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金融财政风险有效防控;农村贫困人口减少1000万以上,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生态环境进一步改善,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下降3%左右,主要污染物排放量继续下降。

从中可以看出,这不同于2018年的表述,在2018年谈到国内生产总值预期目标时,当时李克强总理的说的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5%左右”,而今年重新使用了区间增幅的方法(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预期目标增长6%-6.5%),我感到很高兴。

为什么对“GDP增长率”、“税收计划”、“财政支出”等这些跟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的指标宜做有上下限的区间预计,而不是定点预计,我在2015年写的《关于只公布重要指标上下限的建议》文中做了回答,主要内容如下:

近几年来,年初公布的GDP增长率,一般在次年年初的总核算中都会是“八九不离十”,比如,年初预计增长是7%,最后核算就一定是7%,或者7.1%、6.9%。

对此,人民群众很是纳闷:GDP增长预测为什么会如此精准?

实际上,一年之中有大量的不确定因素,会对经济发展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年初预计的GDP增长率是很难原原本本地实现的,但却是在无意之中“吻合”了。

因此,我建议对“GDP增长率”、“税收计划”、“财政支出”这三个相关指标做上下限的数字预计。

一是建议年初只公布GDP增速的上下限:比如,在一年的经济发展过程中,各项利好都能够正常地发挥,该年的GDP增长会在7.5%左右;反之,该年的GDP增长会在7%左右。次年初,再如实地核算上年的GDP增长率。

二是,同理,对事关千家万户的税收增长率也应该如此安排。如果严格按照税收计划征收,只会是两种结果得其一:要么企业少缴税,“藏税于企”;要么企业多缴税,企业倒闭歇业。无论哪种结果,这都违背了“经济决定税收,税收反作用于经济”的基本规律。

并且,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的决议中指出:“审核预算的重点由平衡状态、赤字规模向支出预算和政策拓展”。这就要求不能为了满足支出需要、减少赤字、完成税收计划而征税,而要为了发展经济、根据经济发展的实际状况而征税。

三是为了与税收收入额相适应,国家的财政支出额也应该是变动的,也有一个上下限的规定:经济形势好、财政收入多时,有的支出项目可以实现,否则,就需要减少支出,或者借地方债。我把它称为“铅笔效应”。铅笔的圆柱体为固定的支出,圆锥体为可能变化的支出,年中要根据经济发展情况加以调整。

继而,在2016年,多个省份在 “两会”及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了GDP增速的目标区间——浙江、江苏、山东、上海、广西、广东、黑龙江、吉林和海南等9个省市,其设定的区间从6%-6.5%到7.5%-8%不等。上海2016年重提2015年取消的GDP增速目标,设定了6.5%-7%的目标区间。杭州则是7.5%-8%。

当时就有媒体报道,表示这是自从2014年“合理区间”首次写入总理在全国人大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之后,第一次有多地政府用目标区间来描画经济发展。在当前经济出现结构性减速情况下,定点的目标不容易实现,而区间目标可以更好地引导预期,更有弹性和可操作性。

设定区间可以把政府的精力转到结构调整上,比较科学可行。做统计工作的都知道,一年之中,存在众多的经济不确定性,不可能真实的经济增长就一定是年初预计的。如果年年如此精准,那一定是有“水分”。

其实不仅仅是GDP,一些关键指标——与经济增长密切相关的指标,如税收增长,都应该有区间指标,不要给企业太多的压力。

因此,不惟GDP,但是没有GDP这个尺子也是不行的,如我前面所说的,区间目标优于定点目标。在经历了2017年和2018年重回定点目标预测后,2019年这一年政府工作报告又重回了区间目标预测。早前,14个省市也将GDP增速预期目标设定为区间值,例如,北京市将2019年GDP预期增速目标设定在6%-6.5%,安徽省设定在7.5%-8%,诸如此类,区间目标预测成为今年主流。

总而言之,GDP设区间增幅,以目标区间为预期增速目标,将有助于统计工作者做好真实统计。比如说,设定在6%-6.5%,就相当于有了两个“左右”,在经济环境比较好的情况下,会有6.5%左右的增长;在经济环境恶劣的情况下,会有6.0%的增长。最终结果统计结果是多少就是多少,而不需为了一个绝对的定点目标(如6.3%增长率)而绞尽脑汁。

上一篇:对话陆铭:二线城市抢人大战将一直持续,长期看不太可能推动房价    下一篇:李崧:医美行业需建立健全消费维权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