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鸿兵:21世纪最大的危机,将是年轻人与老年人的“代际战争”

www.Sunmoney88.com2019-03-22 11:12

21世纪最重大的危机可能既不是地缘政治危机,也不是金融经济危机,而是年轻人与老年人之间,因养老金负担问题而引发的代际战争。

目前现收现支的养老金体系虽然还能勉强支撑,但未来随着二战后婴儿潮一代逐渐退休,他们从贡献社保金的群体变为领取养老金的人群,社保体系将收不抵支,结余库存不断下降,一定年限之后,没有库存资金可用,养老金就要面临难以为继的局面。

养老金问题具有普遍性,是全球面临的共同挑战。我们需要站在全球视角上,才能找到问题的根源,提出解决的办法。

比如美国现在也存在着严重的养老金入不敷出问题。美国养老金体系有“三根支柱”,分别是强制性的社会安全体系、补充保险计划401K、个人投资计划。全世界基本都是这三根支柱,中国也在朝这个方向靠拢。

第一支柱,社会安全体系能提供的只是一个非常有限的“托底”。由联邦政府统管,个人缴纳收入的6.2%,所在公司缴纳6.2%,合计12.4%。这笔钱称为社会安全税,联邦政府将这笔钱用于支付当期退休人员的养老金。

由于二战以后美国很长时间内处于人口红利时期,所以社会安全税有数万亿的结余。但这个钱要求安全第一,不能随便投资,只能购买财政部专门向养老基金发行的非流动的美国国债,在美国22万亿国债中占到5、6万亿,每年大约4%的回报率。

第一支柱目前向退休人群支付的养老金,平均每人1200美元/月。根据工作年限和缴纳的金额,退休后能领到的养老金最低约360美元,最高约2600美元。而且退休年龄可以灵活选择,只要连续工作十年,积攒40积分,62岁就能提前退休,但只能拿到正常金额的70%左右,越晚退休能拿到越多,67岁退休能拿100%,75岁退休可以拿到132%。

第一支柱对美国不同阶层群体的重要性差异巨大。对占总人口40%的穷人很重要,构成了他们退休收入的80%;占中产阶级退休收入的一半左右;

高收入阶层每月能从中得到6、7千美元以上,而且这大概只占他们退休收入的30%。

第二支柱是企业搞的补充保险401K。一般是个人投入工资收入的3%,公司跟投3%,合计6%作为个人退休账户。而且这笔钱是延税的,退休的时候才交税。

第三支柱是个人的投资计划。比如所在公司没有提供401K,那么个人可以选择开通一个强制退休账户,账户内的钱进行任何投资,产生的收益是免税的。

美国养老金第一支柱是统筹的,多交多得,极大地简化了联邦层次的养老保险。此外三大支柱都是“钱随人走”,在国家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享受。投资账户完全属于个人,搬家、换公司都没关系。并且整个保险体系是全透明的,投资账户中的每一分钱都属于个人,盈亏也要每个人自己负责。

另外这套体系里面,国家“托底”的部分只占全部养老收入的11%,在发达国家里也算是最低的。好处在于不养懒人,只保障一个人不至于在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掉到贫困线以下。因为多一分钱就会导致不公正,而公正又是无法做到的,所以越简化、流动性越强的思路越好。也正因为跟地方政府没有关系,所以美国养老金体系极大增加了市场流动性,使得经济效率和经济复杂性得以快速提高。

不过尽管看上去很美,但美国和其他主要国家类似,都将在不久的未来面临养老金支付能力的“大限”。

美国大约在2034年会耗尽库存,距今还有15年的时间,届时将只能满足79%的需求,这是美国两党谁也不敢碰的大地雷,因为谁要提出削减养老金或者延迟退休,那就必然在选举中落败。

日本大概率挺不过2030年,还有10年就会耗尽储备资金,完全依靠现收现支。

法国的养老金体系主要依靠第一支柱,跟中国类似,老百姓80%的养老金要靠政府,而第一支柱只能维持到2029年。

德国第一支柱占整个社会养老金比例的70%,情况也是每况愈下。1990年时,退休员工可以拿到在职收入的55%,2000年降到了52.6%,2010年降到了52%,2019年是48%,2030年将下降到43%。

英国的退休金不仅少,而且还要不断延迟退休年龄。平均退休金每个月仅有490英镑,只是在职收入的1/4,估计连贫困线估计都达不到。而且现在的退休年龄是65岁,计划2020年将推迟到66岁,2028年以后推迟到67岁,并且还在讨论69岁退休但74岁才能领取养老金。

各个国家普遍存在严重的养老金缺口,这其实是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必然困境,我称之为是“人类3000年未有之变局”。60岁以上人口占总量超过10%、20%,这是人类第一次面对的新现象。 在1950年之前,人类社会从未出现过这样的人口结构,因为老年人寿命有限,年轻人、婴儿的死亡率极高。所以人们总是要多生才能使家庭延续,社会总是年轻人和小孩占很大一部分。比如中国在1949年以前,人口平均寿命才40多岁,没有什么老人。历史上,各国的平均寿命都不到40岁,没有老龄化的概念。

每个国家在20世纪初设计养老金体系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独特的人口结构,所以三大支柱体系天然就会垮台,根本不能适应新时代的人口结构。从人口数据上来看,1950年全世界老年人(60岁以上)与劳动年龄人口(16-60岁)与少年(15岁以下)的比值是1:7.2:4.3。而到2050年,会变成了1:2.7:1.2。而且发达国家和中国要比情况还要严重得多,可能很快就会沦落到2.5个人养一个老人,再变成2个人养一个人,最后变成1.5个人养一个人。

下一代人对上一代人的抚养比的严重缩水,这是一个根本性的挑战,没有一个国家逃得掉。

毫不夸张地说,21世纪最尖锐的矛盾,最剧烈的斗争,将是年轻人与老年人之间的代际战争,是工作人口和退休人口之间的激烈斗争。

如此一来年轻一代将不堪重负,最终只可能有两个结果。

第一种结果,是年轻人被彻底压垮。就像现在的日本,年轻人彻底丧失消费的能力和欲望,既不恋爱,也不结婚,结婚也不生孩子,因为负担太重,索性彻底变成低欲望佛系。而且工作热情也会丧失,因为挣的所有钱都去养老人了,那为什么还要工作?

第二种结果,是年轻人反叛。年轻人受不了就要起而夺权,这就会出现代际战争。战争的结果,要么是年轻人被斗垮了,整个社会丧失生存能力,文明消亡。要么是老年人妥协,制定有利于年轻人的计划,老年人要更多依靠自己养老。

有没有解决办法?人口结构已经说明,让下一代人养活上一代人没有可行性。要想解决必须要有更大的格局。

我认为战略调整的根本思路只有一个,就是从“后代养老”,变成以“后代养老”为主,以“同代养老”为辅。 每一代人,比如60后、70后,中间有些人很有钱,现在就要说服他们,如果不想社会动荡自己的财富被一卷而空,那就要以累进式遗产税、豪宅累进税或者投资减税的方式,拿出一部分财富,建立“代际账户”。在这代人退休之前,这笔钱可以投专门的非流通国债。等到这代人退休了,再用于补足养老金缺口。

此外这笔钱还可以去投资养老事业,建养老院、医疗设施等,使老年人的生活变得更好。这些投资可以免税,将极大刺激养老医疗护理业的发展,给年轻人创造大量就业机会,同时还能创造新的社会财富,经济发展了,复杂性也会进化。

总结一下,21世纪最尖锐的矛盾,最剧烈的斗争,将是年轻人与老年人之间的代际战争,是工作人口和退休人口之间的激烈斗争,这是老龄化的人口结构决定的,人类3000年未有之变局。不过解决办法也有,建立“代际账户”,让同代人互养,将是战略调整的一个根本思路。

上一篇:黄燕铭:排查场外配资不会伤害市场,指数有望突破3200点    下一篇:潘石屹:中国大量财富沉淀在房子,房产税会让存量房流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