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型险种下挫近六成 瑞泰人寿万能险占比仍逾80%

www.Sunmoney88.com2017-09-25 13:17

日前,保监会发布1-7月最新保费数据。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保险公司理财型险种出现明显下挫,其中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为3809.74亿元,同比下挫56.06%;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缴费为239.55亿元,同比减少60.45%。

  曾依赖投资型险种的瑞泰人寿前7个月规模保费同比减少五成。其规模保费下行的原因与理财型产品降温不无关系。9月20日,本报记者打开瑞泰人寿官网,发现其热卖靠前的两款产品依然为万能险和投连险。
  依靠投资类人寿保险产品起家的瑞泰人寿,由于业务单一、新产品开发能力有限,在监管的高压之下,难以迅速反应,其转型之路也走得异常艰难。

  一年内不得开设分支机构

  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瑞泰人寿实现规模保费12.02万亿元,其中原保险保费2.18万亿元,仅占其总保费收入的18.14%。

  根据2016年12月30日,保监会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人身保险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保险公司季度原保险保费收入占当季规模保费收入比例低于30%,一年内新设分支机构将不予批准。

  显然,瑞泰人寿18.14%的占比与监管的要求相去甚远。

  南开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教授朱铭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开设分支机构是保险公司开展业务的基本手段,相当于银行网点。只有通过分支机构才能够去跟客户进行营销。而保险公司要开设分支机构,必然会加大成本,势必会对公司偿付能力产生冲击。所以从严格监管的角度来说,成本开支必须要有长期稳定的财务做保障。”

  事实上,瑞泰人寿在2016年度的保监会偿付能力风险管理能力(SARMRA)评估中,仅得到34.74分,在所有寿险公司中垫底。而按照保监会的规则,SARMRA的及格线是80分,如此才能确保风险管理能力对最低资本的影响为0.

  偿付能力风险管理是保险公司的“免疫系统”和“反应系统”,是偿付能力监管的基础,也是偿二代第二支柱定性监管要求的重要内容。根据普华永道的测算:风险管理能力强的公司最低资本将降低,最多可减少10%的最低资本;风险管理能力差的公司最低资本将提高,最多可增加40%的最低资本,从而促进保险公司提高风险管理能力。

  对此,瑞泰人寿在2017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解释称:“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为客户提供高端投资理财型保险计划。近年来,公司根据监管的政策导向和保险市场的形势变化,实施战略转型,业务重点转向保障型保险产品领域,存在部分制度、流程未能及时更新完善的情况,导致此次SARMRA评估得分较低。”

  与之相对应的是,据瑞泰人寿披露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核心偿付能力、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07.27%,与100%的监管红线仅一步之遥。此外,其2016年四个季度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呈下滑趋势,分别为139.98%、131.91%、140.90%、108.31%。

  对于去年四季度偿付能力的大幅下降,瑞泰人寿提及了三个原因:新业务亏损的影响;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波动的影响;偿付能力风险管理能力评估分数(SARMRA 评分)低于80分,导致最低资本增加。

  万能险占比高达83.88%

  公开资料显示,瑞泰人寿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本16.9亿元。在最初成立的4年里,一直专攻投连险,也取得不错的成绩。2006年,瑞泰人寿年保费收入逾5亿元;2007年全年原保险保费收入18.60亿元。

  而为了拓宽产品线,其自2008年开始推出多款万能险产品,2010年底,瑞泰人寿开始积极开发分红险、意外险和健康险等产品。到了2014年,瑞泰人寿提出要向持续盈利型公司方向发展,并开始缩减万能险规模。2013年至2016年,瑞泰人寿的总保费收入分别为37.4亿元、28.7亿元、35亿元、26.7亿元,其中代表万能险的“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保费收入占比分别为93.9%、89.4%、57.7%、82%。

  虽然,在监管层强化万能险的高压之下,瑞泰人寿今年上半年的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同比下降超过50%,但其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收入占总保费收入的比重依然高达83.88%。

  雪上加霜的是,瑞泰人寿将面临退保的压力。

  在2016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瑞泰人寿表示,目前公司正处于业务结构调整期,业务发展呈现出的特点包括,在有效控制万能产品销售的同时增加传统保障型产品的销售,但传统险产品保单现金流相对较小,再加上未来万能产品较高的退保率预期,预计未来将出现较大现金流缺口。

  2017年一季度流动性风险监管指标显示,瑞泰人寿经营活动实际净现金流约为+4.82亿,与上季度预测值+5.02亿相比,净现金流入基本一致;二季度基本情景下经营活动实际净现金流约为-4.34亿,与上季度预测值-5.56亿相比,净现金流出减少约1.22亿。不过瑞泰人寿一季度共取得1627万的亏损,二季度取得1357.8万元的亏损,上半年累计亏损已达到2984.8万元。

  对此,瑞泰人寿也十分无奈地在其2017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表示:“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为客户提供高端投资理财型保险计划。近年来,公司根据监管政策导向和保险市场形势变化,实施战略转型,业务重点转向保障型保险产品领域,存在部分制度、流程未能及时更新完善的情况。”

  而今年瑞泰人寿的保费收入依然呈持续下滑的态势。其1-7月份保费收入分别为7.5亿元、2亿元、1.1亿元、0.4亿元、0.38亿元、0.3亿元和0.35亿元。

  记者于9月20日致电瑞泰人寿,欲了解其经营状况的问题,不过电话无人接听。

  管理层变动频繁

  朱铭来向本报记者说道:“一般来说,保险公司的股权以及管理层的频繁变动与公司经营业绩都有着很大的关系。”

  不过,与众多险企相比,记者发现瑞泰人寿的股权结构相对稳定。

  瑞泰人寿成立最初由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和瑞典斯堪的亚公共保险有限公司合资成立。2010年,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50%股权转让给国电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电资本”).2013年,瑞典斯堪的亚公共保险有限公司又将其持有的50%股权转让给耆卫人寿保险(南非)有限公司(以下称“耆卫人寿”)。转让完成后,瑞泰人寿的股东为耆卫人寿和国电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双方各持股50%,并一直维持至今。

  值得一提的是,股权变更后的新股东耆卫人寿在保险经营方面更富有经验。

  资料显示,耆卫人寿的母公司耆卫集团1845年诞生于南非,总部位于英国伦敦,主营业务包括长期储蓄、保险、银行和投资,机构覆盖非洲、亚洲、美洲和欧洲,在伦敦和约翰内斯堡上市,是全球领先的跨国金融服务集团之一。

  而耆卫人寿是南非最大、实力最雄厚的金融服务提供商,与其集团旗下的银行和财产保险公司一起为个人和团体客户提供全面的投资、人身保险、资产管理、银行、健康管理和财产保险等产品和服务,是南非经济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

  但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瑞泰人寿成立以来,管理层的变动十分频繁。2014年至2017年3年间换了3位董事长。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向记者说道:“保险公司正常的变动对其经营业绩不会有什么影响,管理层的淘汰机制反而会使一家公司焕发活力。但如果由于股东矛盾以及公司治理结构存在的问题导致高官频繁变动,则显然会影响公司发展。因为公司的发展战略一旦确定需要持续的经营推动,有较长的时间才能实现战略目标。而高管频繁变动,则有可能会造成战略的不断变化以及经营思路的改变,不利于公司在审慎决策的基础上持续推动战略目标的实现。”

上一篇:134号文大限将至 部分险企借“停”炒作    下一篇:保险业意外伤害风险研究报告:交通类风险是首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