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互联网

www.Sunmoney88.com2017-12-24 10:23

如果问一个年轻人,你的理想是什么,他脑子里翻江倒海的全是“创业,赚大钱,成为精英”之类的,但最后脱口而出的可能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吧。”为什么呢?因为这样听起来温和,谦卑,更讨喜,一个有点慵懒而毫无势利感的年轻人往往是不会成为油腻的猪油渣子的。

如果问一个中年人,你还剩什么理想,他能足足盘一整天“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再不济来套“篱笆女人和狗”也成……到最后没脸开口,能说出口的答案可能非常伟岸了:“创业,上市,成为精英”。为什么呢?因为这样显得自己起码还有点不那么苟且,想成为隐士采菊东篱下的堕落感毕竟有负于无处安放的青春。

成年人都开始有脑子了,年纪越大,越爱编笑话,越空洞的理想越显得有幽默感。尽管大部分吃瓜者都过着驴一样的日子,闭眼拉磨,低头不停,谁也不想装得像骏马般到处问人草原怎么走,但毕竟驴也有驴的理想。

驴的理想就是逃避,和我差不多。

今天我的愿望有三:毁灭手机,切断网络,世界和平。

不管你是否承认,手机和互联网改变了我们太多,但这是“改变”而不是“改善”。线上线下切换分裂自如,互联网虚幻世界里命运多舛,回归现实后又越来越不知所措。

我认识的很多女孩,开始扭曲地计较差距,连还在读书的女生都会因为父母给的钱不够买lamer而上纲上线,成天泡在心灵鸡汤里无法自拔。她们每天阅读太多美妆时尚的推送,却对自己总不满意。其实这太正常啦,我们过来人都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年轻姑娘,花父母的钱去买再多的大牌和网红化妆品,其实也完全改变不了长得丑的本质。真正让你变美变自信的,还是自己能赚钱,有了稳固的位置之后,你再丑总会有一批人围着你捧你。

我们年轻时候的格言是“人丑就要多读书”,现在的网络环境是“靠脸吃饭才能赢”。每天大量的微商和广告在明的暗的警告你:女孩子从25岁就开始衰老,再不保养,老公就会有小三,老板就会炒掉你……所以现在年轻人不读书不看报是可以理解的,读书看报并不能让她变漂亮,让老公专一,让老板喜欢。

现在的男人都开始怀念80年代的美女,不整容,无P图,他们抱怨网络时代的各种妖姬几乎全是骗子,从鼻子到胸都是假的,照片里的腿长是实际的1.5倍。但也不想想这个局面是谁造成的呢,是同一群男人对网红脸的追捧,对恶趣味的欣赏,制造出来的审美漏洞,等无脑少女来填补。

一切都是利益驱动,互联网就是利益的dealer。

不得不说,网络时代,做人真累啊。今天满屏的“女人要精致生活爱自己”,所以“烹饪健身学插花”;满屏的“男人要成熟坚韧会幽默”,所以“养生盘串黄段子”。明天风向一转,“这些都是油腻无趣中年的标配”。速度跟不上变化,要做自己,就只能关掉手机,闭目养神,混吃等死。

在网络里,还有更多的东西给我们更多的压力,我们知道了“谣言”的可怕,知道了什么是“洗地”,知道了“网络暴力”……在手机里有时说话比现实中更无法随心所欲,连发个朋友圈都要仔细想想哪些人应该被“屏蔽”:炫耀自己当年是学霸的时候先屏蔽老同学;抱怨加班太辛苦的时候先屏蔽老板;无病呻吟感冒咳嗽也要矫情一下的时候先屏蔽家人;显摆一个下午茶或新手表还要考虑下那些认为自己是装逼的人要不要屏蔽一下。

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友谊突然变得很容易也很难。两个人关系好不好,在线上和线下或许完全两码事。保持联络就是“朋友圈互相点赞”而已;“你被移出群聊”比“你被辞退”更让人心焦。

我们拿着手机一点一点地刷着屏幕,也会看到前所未见的恐慌事件,然后大家一起传播恐慌,然后淡化遗忘,过一阵子再来新的一波。你会说:就是要利用网络把这些黑暗龌龊的东西传播出去。是啊,你说的就好像把他们传播之后真的能解决问题似的……

《海上钢琴师》里的1900说:“陆上的人喜欢寻根问底,虚度了大好光阴。冬天忧虑夏天的姗姗来迟,夏天则担心冬天的将至。所以他们不停四处游走,追求一个遥不可及、四季如夏的地方,我并不羡慕。”

他还说:“Fuck the regulations.”

放到如今线上线下,莫不如是。

10年前,现实生活是我们的大陆,网络是海上的船,你想给自己来趟航海旅行逃避现实的烦扰,就逃到船上去给自己放个假。

今天全部相反,似乎网络已经成了我们的大陆,我们在这里被无形的网笼罩着,无处可逃。我们逃上船,划到现实里,竟也成了一种解脱。

如今有一门学问叫“如何在朋友圈经营自己”,估计热衷于这门学科的人可能在现实中都经营不好自己。但凡是个智商情商正常、待人接物不另类、不受周围人排挤和厌恶的人,恐怕是不需要把精力放在“在朋友圈里让自己变得美好”的。现实和网络中的自己一样,不就好了吗?偏不,有些人,现实中的人设已经摇摇欲坠了,朋友圈里的自己还依然光鲜灿烂。就连卖面膜的微商团伙每个月都能到豪车店付租金拍照声称“本月业绩最佳入手豪车一辆”,完了继续“滚回”仓库吃12元的盒饭。

互联网本应成为理想国,用来安慰在世俗残酷现实环境之下那些庸庸碌碌的芸芸众生,让他们在现实中狼狈的缩影攀爬到网络中寻找思想深处的田园和所剩无几的赤子之心。现在我却感到恰恰相反,网络里的世俗残酷环境下的芸芸众生,拖着狼狈的缩影偶尔回归没有手机、没有网络的现实世界里,寻找真实的田园和赤子之心,变得尤为美好。

手机依赖这件事,平时不觉得,回头想想实在可怕。

10年前我问过我老公,“我和你妈同时落水你先救谁?”当然很多女人都抱着“问着玩”的心态问过,其中不乏一部分问完之后离婚了。我老公回答:先救我妈。因为根据“F浮=G排=m排g”原理,浮力取决于排水量。脂肪层厚度和密度决定了你排水量大,浮力很高,暂时不会下沉,足够我把我妈先捞上来再拉你。他还在纸上画了一个原理图,当然,那支2B绘图铅笔和被我当场撕烂的原理图直接从18楼阳台上飞走了。女人讲核心价值的时候男人给你讲走近科学,但我认为夫妻间的沟通就应该是这样一把火就能燃起来的,真实而过瘾。现在可不一样了,互相动不动发个截图或链接,试图刺激对方理解力,暗示这个暗示那个,俩人一个在厕所一个在卧室都能用微信对话。

前不久我和手机眼看要同时掉进河里,他先救手机。危险关头,我眼看就要坠入河流随着峡谷一直漂到太平洋里去了,你却在这个时候去救手机,而不是我?

他说:如果我先拉你,你手机掉下去冲走了,你是不是会比现在更生气,更要骂我是个笨蛋?

想想也非常有道理,要是敢对我的手机见死不救,这个婚是离定了。

湿个身没事,没有手机简直能死。

看来我已经到了没有手机会死的境界,依赖症到了晚期。我有什么办法,一家一档都在手机里,没有手机就好像和全世界断了联系,找不到任何人,也不会被任何人找到。没有手机的时候吃东西都味同嚼蜡,不能用手机随时拍照的旅行简直是浪费钱。

当然我并不觉得这很奇怪,连电瓶车外卖小哥都一边火线飙车生死时速一边看着手机,对于那些手机不但是生命而且是工作的人来说,手上不握着手机就好像战士没有刀枪,画家没有手,歌手没有嘴。

然而屏幕里冒出来的细小破碎的孤独感,比任何热闹都来得容易。尤其是在这个矫情的时代,中年都开始讴歌油腻、青年都开始惆怅脱发、少年都开始与鸡血妈唱反调、连幼儿都开始要提防公然侵害的时代,每个人都对孤独又爱又恨。爱它的用它来作诗,拿它来吟唱;恨它的给它下诅咒,把它当毒药。

有时我们都想逃离互联网,却又害怕失去更多。钻进网络的迷雾中,糊里糊涂一天就过去了,再糊里糊涂几年就过去了,可能下半辈子还要继续在网络里穿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人总有一死,或重死,或轻死,或玩手机猝死,既高昂又颓废。

上一篇:首钢拟8.6亿元出售首个海外钢厂    下一篇:据美国媒体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签署了税改法案后,告诉其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