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思科技重现电影集结号情节 女首富发债牺牲股民?

www.Sunmoney88.com2017-12-18 13:18

12月13日晚间,蓝思科技(300433)披露了公司可转债的发行结果。此次蓝思科技发行了48 亿元可转债,原股东中只有第二大股东长沙群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认购了6.5亿元,占比13.54%,普通投资者申购了余下的41.5亿元,占到发行总量的86.46%。

原本在12月7日的路演中,蓝思科技董秘表示公司“大股东将积极认购”。结果到了12月8日,持有上市公司75.17%股份的大股东蓝思科技(香港)有限公司直接放弃了认购。

说好的大股东认购却突然变卦,导致普通投资者接盘41.5亿元的优先配售可转债,就如同电影《集结号》中的冲锋号,大股东拼命鼓吹,却是把小股民留在了“战场”上。

股民自然不满大股东的出尔反尔。因此,网上投资者认购蓝思科技可转债的弃购金额高达6.07亿元,创出了可转债信用申购以来弃购金额的新高。

而此次蓝思科技可转债的弃购份额,将由承销商国信证券报销,国信证券将包销607.35万张可转债,包销金额为6.07亿元,包销比例12.65%。

蓝思科技的股价自然也一蹶不振。12月13日早间,蓝思科技股价剧烈波动,盘中一度暴跌9.12%。截止12月15日收盘,蓝思科技报30.75元,三个交易日累计下跌超过10%。

或是为了稳定市场信心,12月15日下午,蓝思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女首富周群飞和郑俊龙所控制的长沙群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拟在蓝思转债上市后六个月内,以不高于可转债每张面值的价格,在二级市场内增持蓝思转债,增持金额不低于5000万元人民币。

针对公司此次可转债的情况,中国经济网试图联系公司相关人员,但截至发稿时没有得到回复。

大股东出尔反尔放弃配售

根据蓝思科技12月6日披露的《创业板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证监会在11月6日核准了公司向社会公开发行面值总额48亿元的可转换公司债券,期限为6年,所募集资金将投资于消费电子产品外观防护玻璃建设项目和视窗防护玻璃建设项目。

蓝思科技发行的可转换公司债券及未来转换的A股股票在深交所上市,每张面值为人民币100元,期限为2017年12月8日至2023年12月8日。票面利率第一年为0.30%、第二年为0.50%、第三年为1.00%、第四年为1.30%、第五年为1.50%、第六年为1.80%。

在12月7日下午蓝思可转债的网上路演中,公司董秘彭孟武在回答投资者关于大股东是否会认购时曾表示,“在相关政策允许的前提下会积极认购。”

公开资料显示,蓝思科技的第一、第二大股东分别为蓝思科技(香港)有限公司和长沙群欣投资咨询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股75.17%、7.33%,两者均为女首富周群飞、郑俊龙夫妇控制。

根据《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方案》规定的原股东优先配售比例,蓝思科技(香港)有拥有“蓝思转债”发行总量75.17%的优先配售权,如果100%参与配售,蓝思科技(香港)有将配售36.08亿元。第二大股东长沙群欣则拥有本次发行总量7.33%的优先配售权。

然而12月8日,蓝思科技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网上发行中签率公告披露,原股东共优先配售“蓝思转债”6500091张,共计6.5亿元,只占本次发行总量的 13.54%。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蓝思科技的第二大股东长沙群欣已于12月8日全额行使了优先配售权且参与了“蓝思转债”的自主申购。而第一大股东则放弃了有限配售权。

为何公司大股东放弃认购?蓝思科技董秘彭孟武称,控股股东未全额申购主要归因于在有效时间窗口内未能获得资金监管部门的政策支持。

彭孟武表示,在公司取得证监会下发的核准批复后,大股东便已准备好资金,拟按照持股比例全额优先配售本次蓝思转债,计划认购资金超过39亿元。但由于蓝思科技(香港)为设立在香港的境外法人,其境外人民币资金汇入中国境内须取得国家外汇管理部门及中国人民银行的批准,经过争取但最终还是没能拿到批文。

20万小股民选择弃购

根据公告,此次参与蓝思科技可转债申购的网上投资者,每个申购单位(即1签10张1000元)的中签率高达0.33%,创申购以来新高。按照顶格申购1000个申购单位(1万张),一个账户可以中3.3签(3300元)。

中签率一经披露,引发了普通投资者的强烈不满。

有投资者认为此举说明大股东对蓝思转债不看好,担心其破发。有投资者在网上发帖表示,“大股东太不要脸,坚决弃购!”还有投资者表示,“大股东承诺参与后又不参与,要求证监会对大股东调查,大家一起要求对大股东追责。”

在深交所的互动平台上,有投资者向蓝思科技董秘质疑,“路演时,彭董秘还不知道政策?不说他有意误导投资者,但凭对如此重大的政策都不了解,造成公司名誉重大损失,是不是应该追究他的责任?给亿万股民造成损失,彭董秘是不是该承担责任?”

既然大股东放弃配售,中小投资者自然信心不足。因此12月14日发行结果的公告显示,网上投资者弃购的数量高达6073475张。以顶格申购平均中3签(1签=10张)计算,弃购蓝思科技可转债的人数超过20万户。

股价节节下跌 国信证券接盘恐损失惨重

在蓝思科技的《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发行公告》中规定,蓝思科技本次发行的可转债向原A股股东实行优先配售,原A股股东优先配售后余额部分(含原A股股东放弃优先配售部分)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网上定价发行,认购不足48亿元的部分由主承销商国信证券余额包销。

公告显示,此次可转债的网上申购每10张为1个申购单位,向原股东优先配售每1张为1个申购单位,因此所产生的发行余额9张由主承销商包销。在大股东蓝思科技(香港)弃购后,主承销商国信证券包销可转债的数量为6073484张,包销金额为6.07亿元,包销比例为12.65%。

而蓝思转债的初始转股价格为36.59元,12月15日收盘价为30.75元,蓝思转债的股票转换价值已经不在。

据《中国基金报》援引业内人士分析,转股溢价率是衡量转债上市后的重要指标,目前市场上交易的可转债,转股溢价率低于10%的,市价都在面值100元以上。

蓝思科技30.75元收盘价与36.59元的转股价相比,转股溢价率为18.99%。因此未来一段时间蓝思科技股价走势很重要。一旦该可转债上市后破发,国信证券将承受亏损。

根据公告,国信证券收取的承销及保荐费用为3000万元,保荐代表人为崔威、张文。

公开信息显示,崔威为国信证券投资银行事业部 TMT 业务总部总经理、董事总经理。2006 年 5 月进入国信证券投资银行事业部。崔威曾参与了金龙机电 IPO、岳阳纸业配股、双鹭药业 IPO、锡业股份可转债、御银股份 IPO、锡业股份配股、蓝思科技 IPO、蓝思科技非公开、渠道网络 IPO 等项目工作。

另一名保荐代表人张文为国信证券投资银行事业部执行副总经理。2009 年 9 月进入国信证券投资银行事业部,曾主持及参与了江粉磁材 IPO、科恒股份 IPO、气派科技 IPO、江粉磁材重大资产重组、科恒股份重大资产重组等项目。

女首富周群飞称正考虑增持

蓝思科技的第一大股东为蓝思科技(香港)有限公司,实控人为周群飞,2015年蓝思科技上市后周群飞成为中国女首富,2017年胡润中国女企业家榜中,周群飞以700亿元身家位列女富豪第二位。

为了稳定市场信心,12月13日,蓝思科技在互动平台上就投资者提出可转债认购的相关问题作出回应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考虑以其他方式在二级市场增持公司可转债。

12月15日蓝思科技发布公告,称实控人周群飞和郑俊龙所控制的长沙群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拟在蓝思转债上市后六个月内,以不高于可转债每张面值的价格,在二级市场内增持蓝思转债,增持金额不低于5000万元人民币。

公开信息显示,周群飞于1993年白手起家,创立主营手机、电脑显示屏保护玻璃的蓝思科技,目前苹果、三星以及华为是其主要的客户。

值得注意的是,在明年3月18日,蓝思科技将有21.65亿股限售股解禁,以今年12月15日收盘价30.75元计算,解禁市值超过600亿元,而目前蓝思科技的总市值仅为832.5亿元。

可转债市场需进一步规范

可转债市场此前一度被热炒,实际上可转债是债券和转股期权的混合体,兼具债性和股性。债性体现在公司会定期支付票息、到期支付本金,股性体现在投资者在规定转换期限内可行使转换为股票的权利。

据《新京报》报道,通常只要投资者愿意持有到期,可转债一般不会亏本,且拥有可以转换为股票权利,一旦股票市价高于转股价格,还可获得股票增值收益。尤其可转债通常还设定“特别向下修正转股价格”条款,当公司股价连续低于当期转股价格的一定水平,转股价还可能下调以接近当时股价,引导投资者转股,避免公司需按约定对可转债还本付息。

对大股东是否认购可转债,有专家建议应规定明确的承诺制度。此次蓝思科技的可转债,中小投资者无论是否认购都颇为尴尬。因此专家建议在可转债募集说明书中,规定大股东需要对是否认购有事先承诺,给中小投资者一个明确预期。

另外,在今年定增再融资渠道收紧的背景下,由于不受融资频率限制,可转债迎来快速发展时期。但由于可转债往往设定“特别向下修正转股价格”条款,基于此,上市公司往往会想方设法促使持有者转股,这就导致可转债更多凸显“股性”,从而演变为股票圈钱的另一种形式。

对投资者而言,可转债投资风险虽没有股票风险那么高,但同样可能破发,要保本需持有较长期限,这就可能失去在市场其他盈利机会,如果上市公司经营陷入困境,甚至存在无法足额兑付本息风险。因此,投资者还要立足上市公司基本面,谨慎参与可转债申购和投资。

上一篇:太岁头上动土?被妖魔化的王健林!    下一篇:诺奖得主席勒:美股下跌前,还能走很高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