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根者”的希望让城市成长

www.Sunmoney88.com2014-12-15 15:27

[]

  维持城市生长的不是砖头和沙粒,而是那些“无根之人”为了立足城市而进行的奋斗和创新。在“后城市化”时代,保持开放的城市网络显得更为必要

  曾在柬埔寨住过一个富丽堂皇的酒店。凭窗望去,小河树林,风景如画。但在美景之外不过三公里的地方,就有一座漆黑恶臭、没有窗户的高楼,拥挤和贫困一览无余。从当地导游口中得知,这个贫民窟几个月前过了一场火,窗户全被烧光。人们为何还愿意在透视下生活?相处几日后,这位导游才对我说,这里离市中心近,方便找工作。他的父辈也曾在这种地方呆过。

  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不断涌入的外来移民是城市保持活力的关键。北京就是一个移民城市。日本《每日新闻》曾经描绘,在城中村、城乡结合部、地下出租屋中有“另一个北京”。它创造着新增长点,延缓了城市的衰老。其实在世界许多城市的角落里,几乎都能发现自然生长的活力。M-Pesa移动支付系统,最初起源于肯尼亚棚户区里的街头商贩;借助于社会组织的技术、小部分外部资金和社区劳动力,巴基斯坦卡拉奇的奥兰吉社区自建了高性能、低成本的排污系统;印度德里的贫民窟发明了“儿童发展宝库”银行,教街头儿童存储未来,攒下5%的利息……

  这种活力的发挥往往依赖于移民与城市网络的关系,这是个世界性的难题。城市规划专家简·雅各布斯曾于上世纪50年代考察费城棚户区改建。整个计划采用了严格的区域划分,低住宅密度、广场宽大,“效果图看起来非常美好,上面还有许多小小的人”。多年之后,当她重新走访实地,发现社区跟效果图一模一样,但方圆几个街区只看到一个小男孩,神情落寞地踢着一个轮胎。雅各布斯后来在《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中总结道,城市小区是有机体,必须按照居民的希望发展各项功能,不该对用途、密集度或变化施加限制。

上一篇:“冶金人”的不凡追求    下一篇:里斯本竞技 签约两名中国球员